跨地域法律服务


大律师的业务范围:香港的律师有两大类别:大律师和律师(事务律师)。有些人会以为大律师只负责出庭打官司,这是个误解。大律师实际上是解决纠纷和专门深入研究法律问题的「特约专家」,除了传统的诉讼外,还会参加仲裁和调解(不管是作为律师还是仲裁员、调解员),而且,大律师亦会提供多方面的法律意见,包括程序问题、实体问题甚至策略问题。

行业特性:截至2017年8月香港有超过约一千四百名大律师,包括约一百位资深大律师(即97回归前所称的「御用大律师」),其中超过80%是华人。在香港,每一位大律师都是独立经营,以确保执业时的独立性。因此,聘请大律师的时候通常不会出现利益冲突问题,而且,正因为大律师不需要负担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庞大开支,故在收费方面较灵活和富弹性。

大律师的优势:大律师可就内地企业及个人牵涉到香港法律直接提供法律意见。香港大律师能为内地企业提供一系列的法律服务,特别是在涉外贸易纠纷和国际仲裁方面。香港大律师接受传统普通法训练,除了熟悉香港的法律制度,也对世界各地其他普通法地区的制度较为熟悉。香港大律师与国内律师可以组成一个对两地法律皆熟悉的法律团队。在这方面, 香港大律师与国内律师是互补的。

此外, 由于香港是非常受欢迎的仲裁地点,香港不少大律在国际仲裁方面均有丰富经验。在技​​巧方面,国际仲裁庭审过程中经常涉及的陈述技巧以及交叉询问技巧,都是大律师日常工作的一部分。除此之外,香港大律师普遍能操流利中、英文,能同时使用两种语言工作,这样不仅有利于和内地客户、律师的交流,也使得香港的大律师在使用双语为语言的仲裁中具有独特的优势。

如何聘请大律师:根据大律师公会的行为守则第十三章,只要不涉及在香港进行法庭诉讼或本地仲裁的案件(指没有涉外因素的香港本地仲裁),香港以外地区的执业律师或当事人,可直接咨询香港大律师意见,或直接聘请大律师代表其在港或海外进行国际仲裁,而无需香港事务律师转介。

大律师能如何迎合内地企业的需要?

随着「一带一路」的提出,内地企业“走出去”已成趋势。境外投资固然带来无限商机,但也无可避免地会发生争议。对内地企业不利的是,面对繁复的交易结构和商业规则、陌生的法律制度,较为熟悉国际商业运作和外国法律制度的外方投资者很容易在争议中占据优势。把争议放到境内解决在商业安排上不太可行,此时最好的解决方法是选择一个中立的、能为双方接受的地点进行国际仲裁,使得双方能在一个公平、有效率的环境下解决争议。

香港是非常理想的仲裁地。香港的《仲裁条例》在《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的基础上统一香港本地及国际仲裁的法律制度,这套制度为境内外投资者熟悉,能同时为中、外两方接受。此外,香港的仲裁机构亦是蜚声国际的,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于2016年承办了460个案件,当中涉中国当事人的案件比例最高。最后,香港具有文化、历史、地理、讯息流通和完备的国际网络各方面的优势,和内地亦有密切联系。

随着争议的“国际化”,应付争议的形式也需要与时幷进。现今的国际仲裁经常要求各地律师相互合作。香港大律师能在以下方面为内地企业提供法律服务:

在香港进行的仲裁

适用法为香港法

如果交易的适用法律是香港法,当然可以直接聘用大律师负责整个仲裁程序。在国际仲裁案件中,客户或内地律师事务所可以直接聘用大律师而无需通过香港本地律师事务所转介。虽然在复杂的案子中经常需要超过一位大律师参与,但是总体来说比律所团队的人数更少、灵活度更高,成本也可能更低。另外,大律师在庭审技巧方面也更为专业。

除了参加庭审,大律师亦可就香港法或国际法问题提供法律意见。内地企业或内地同业可以考虑于程序启动前邀请大律师提供意见。大律师的专业意见有助当事人分析其法律理据和证据的强弱,使得当事人可以更准确地判断其在案件中的优势和劣势,为仲裁程序作最充分的准备。

适用法为外国法律

即使适用法律是外国法,香港大律师仍然可以就香港法下的程序问题提供法律意见或协助。香港《仲裁条例》允许法院就境内外仲裁案件颁发临时禁令,最常见的包括财产冻结令、停止侵权行为(比如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的命令、文件披露命令等。在这些程序中,由于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请,需要大律师的协助。

此外,大律师亦能就仲裁中需要注意的香港程序问题提供意见,比如案件的特定情况是否符合申请禁令的要求、禁令的范围和内容应该为何、成功的机会有多大、是否值得尝试等等。这些专业意见有助于内地企业判断应该采取哪些措施保护自己的利益,保证仲裁程序得以顺利进行。

在境外进行的仲裁

同样地,如果适用法律是香港法,可以聘用大律师出庭。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仲裁条例》,境外仲裁庭作出的临时裁决,可以在香港执行。这个执行程序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请,因此需要大律师的协助。

执行程序

香港是《纽约公约》的缔约方,和内地亦有互相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换言之,不管是在何地作出的裁决,能在香港执行的机会非常大。而且,对于境外裁决,香港法院持“最低限度干涉”原则,对仲裁裁决只作形式审查。即使存在不予执行的情况,香港法院如果认为该情况不会影响仲裁庭裁决,依然可以动用自由裁量权执行裁决。可以说,香港在执行程序上也是具有很大优势的。

这个执行程序同样需要香港大律师协助。如果对方在执行程序中提出异议,有可能需要在香港展开庭审,此时,大律师的参与就更为重要了。

在国内法院进行的涉外民事诉讼

随着涉外商业活动的增加,内地法院审理的涉外商贸纠纷很可能会涉及香港法律问题。虽然大律师不能在内地法院以律师身份代表当事人出庭,但是却可以为程序中涉及的香港法律问题提供法律意见。

根据中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当事人选择适用外国法律的,应当负责提供该国法律,最常见的提供方式是外国法专家出具的意见。如果是香港或者国际法问题,可由香港大律师提供意见,该等意见可通过内地律师呈交内地法院。除了提供书面意见外,香港大律师可以以外国法专家的身份参加庭审,向内地法院陈述有关的法律观点。

大律师能以怎样模式与内地律师配合?

在现今的国际商贸争议案件中,当事人往往同时聘用内地及境外的律师共同处理案件。内地律师负责处理有关中国法律及内地司法程序的问题;而境外律师则负责涉外的法律问题,幷提供策略性的建议。遇上香港法律问题时,若内地的当事人聘用内地律师与香港大律师共同办案,必然有利于案件整体的进程。

内地同业通晓中国法律;掌握内地市场规律;了解资金流向;明白公、私营机构及个别客户的需要,也坐拥当地的人脉网络与物流信息。要开拓内地法律服务市场,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条件。香港的大律师接受严谨的普通法训练,加上长期需要处理国际贸易有关的合同和纠纷,在这方面有一定的了解和经验。双方共同合作,能在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前提下,为中方投资者提供更全面和透彻的法律服务。

与香港大律师具体的合作,可有以下模式:

(一)   内地企业和律师在遇到与香港法、国际商法或涉外纠纷处理有关的问题时,可直接找香港大律师提供法律意见。  

(二)   与此同时,内地的律师事务所可以跟香港大律师办事处互派人员进行互访、学习、研讨、交流,进一步了解双方如何处理日常法律事务、管理事务所的运作、诉讼程序和行业自律机制。

香港大律师可作为香港法顾问受聘于国内律师事务所。早 在2004年,司法部为落实《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 紧密经贸关系的 安排》,发布了《香港法律执业者和澳门执业律师受聘于内地律师事务所担任法律顾问管理办法》。作为顾问的香港大 律师将为律所提供有关香港法的专业意见,而其意见亦可涉及诉讼及非诉讼的案件。有关顾问安排幷没有包含任何 固定 的聘请费,而顾问的收费是视乎每件案件的所需工作及就个别情况而定。在2015年11月举办的陆家嘴法治论坛上,在司法部及香港律政司等的支持及见证下,上海市律师协会及香港大律师公会达成协议,幷即场由七所上海律所首先聘任七位香港大律师(其中包括资深大律师)为法律顾问。我们相信这种合作模式将会更为普及,并将扩展到上海以外的各个城市。

在两地法律专业能同心协力,衷诚合作下,必定能在国际舞台上,扩大作出的贡献,创出另一片新天地。

 

香港大律师公会

香港金钟道三十八号高等法院底层二楼
网页:www.hkba.org
电邮:mac@hkba.org
电话:(852)2869 0210
传真:(852) 2869 0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