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争议的替代方式

  • Posted on: 9 October 2015
  • By: hkba_admin

什么是"解决争议的替代方式”(ADR)?

"解决争议的替代方式”,简称”ADR”即“非诉讼纠纷解决程序”,指争议各方同意寻求中立的第三方之协助,以解决争端。调解和仲裁是最常采用解决争议的方式。

协助解决争议之第三方必须「保持中立性」是“ADR”的最基本原则。与其他专业人士不同,大律师是独资执业,不能与其他大律师合伙经营,亦不可成立公司,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持大律师专业的独立性。 

大律师精于讼辩,日常工作主要是代表当事人出庭,亦经常在ADR中担任「中立的第三方」或法律代表。大律师所提供的服务包括给予法律意见,尤其当遇到繁复的法律问题或程序时,当事人通常会寻求大律师之独立专业意见。最重要的,是运用讼辩之专业技巧,为当事人争取最大的权益,达至最合理的判决。大律师亦常常在争议发生之初始,当涉及繁复的法律问卷调查时,向当事人提供法律意见,评估一旦诉诸法庭之胜算。

相对于法院的诉讼,ADR更有效率,省却不少时间和开支。尤其在国际商贸,当争议各方有着快速解决争议之需要,调解和仲裁是最常用的非诉讼纠纷解决程序。由于ADR的程序和内容保密,合约条款不会外涉,有助保持商誉,争议各方日后或可保持合作关系。现今商业社会,愈来愈多人选择以调解和仲裁解决争议取代「打官司」,香港亦然。

诉讼只是解决商业纠纷的最后一着,可免则免。

 

大律师与调解

香港大律师除了于调解中担任调解员外,亦会于调解过程中以大律师身份代表其当事人。

调解是一种保密和自愿的解决争议方式。于2009年4月2日生效的民事司法制度改革适用于在高等法院和区域法院进行的民事法律程序(其中部份新增的规则和程序,经必要的变通后,亦适用于在土地审裁处和家事法庭审理的案件。)。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基本目标包括在合理切实可行的范围内,从速有效地处理案件及便利争议解决。法庭处理案件时有责任推行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目标实践,其中一种方法就是鼓励诉讼各方尝试在法院以外解决争议,例如通过调解来解决争议,达成和解。

调解员是中立的第三方,其责任是协助当事人通过调解,寻求各方都可接受的方案,解决争议以至达成和解。但调解员并无权力要求当事人达成任何和解。

大律师亦常常在调解过程中担任客户的法律代表。大律师精于讼辩,其责任是找出争议的症结、了解客户的需要和期望,维护客户自身的合法权益,亦会向客户预测最坏、最好和最可能达至的结果,让客户更准确实际地了解对自己最有利的条件及论据强弱等,为客户作好调解的准备,争取争议各方都能接受和最切实可行的结果。

调解已成功解决各种不同的争议,调解不但能帮助节省时间和成本,并使争议各方日后仍能保持良好关系。

请按此参阅香港调解守则

大律师与仲裁

除「打官司」外,仲裁是另一种解决争议的方式。相比起「打官司」,仲裁不单灵活,快捷、而且过程保密、公平公正。在商业社会,愈来愈多人选择仲裁解决争议,取代「打官司」,尤其有关涉外之合约纠纷。仲裁的裁决是终局,并具法律约束力,任何一方都不被允许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一般来说,仲裁可以迅速地解决商业纠纷。在香港作出的仲裁裁决,可在港强制执行,亦在所有签订《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纽约公约》的缔约国中强制执行。

大律师在涉外贸易纠纷和国际仲裁中,除代表客户出席法庭、仲裁聆讯和提供多方面的法律意见外,亦可担任仲裁员。由于香港是非常受欢迎的仲裁地点,香港不少大律师在国际仲裁上具有丰富经验。在技​​巧方面,国际仲裁庭审过程中经常涉及的陈述技巧及交叉询问技巧,都是大律师日常工作的一部分。除此之外,香港大律师普遍操流利中、英文,可同时使用两种语言工作,这样不仅有利于和内地客户、律师交流,也使得香港大律师在使用双语的仲裁中具有独特优势。

在香港,大律师很多时候会(透过律师 “solicitor”)就非诉讼性的纠纷为客户提供法律意见。尤其在争议之初,若牵涉到一些复杂的法律原则,大律师会为客户分析形势,评估一旦「打官司」的胜算,亦协助客户为仲裁作好准备。香港大律师接受传统普通法训练,除了熟悉香港的法律制度,也对世界各地使用普通法地区的制度较为熟悉,可就香港法或国际法问题提供法律意见。

根据大律师公会的行为守则第十三章,只要不涉及在香港进行法庭诉讼或本地仲裁的案件(指没有涉外因素的香港本地仲裁),香港以外地区的执业律师或当事人,可直接咨询香港大律师意见,或直接聘请大律师代表其在港或海外进行国际仲裁,而无须香港事务律师转介。

世界各地的仲裁规则,都没有规定仲裁员必须具有法律专业资格。然而,仲裁的裁决是终局,具法律约束力,各方必须履行,此外,由于大律师专业的独立性,很多当事人都首选大律师担任仲裁员。

 

香港 - 提供国际仲裁的理想中立地点

香港位于亚洲的中心位置,是提供国际仲裁的理想中立地点。香港《仲裁条例》在《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的基础上,统一了香港本地及国际仲裁的法律制度,这套制度为境内外投资者所熟悉,中、外两方均能接受。再者,香港和内地有着密切联系,同时亦具有文化、历史、地理、讯息流通和完备的国际网络等众多优势。

随着争议的“国际化”,解决争议的形式也与时并进,现​​今的国际仲裁就经常要求各地律师相互合作。香港大律师能在以下方面为海外或内地企业提供法律服务:

在香港进行的仲裁

适用法为香港法

如果交易的适用法律是香港法,可以直接聘用大律师负责整个仲裁程序。在国际仲裁案件中,海外客户或内地律师事务所可以直接聘用大律师而无需通过香港本地律师事务所转介。虽然在复杂的案子中经常需要超过一位大律师参与,但总体来说,仍然比律师事务所团队的人数为少、灵活度相对更高,成本也可能更低。另外,大律师在庭审技巧方面也更为专业。

除了参加庭审,大律师亦可就香港法或国际法问题提供法律意见。海外或内地企业及律师同业可以考虑于程序启动前,邀请大律师提供意见。大律师的专业意见有助当事人分析其法律理据和证据的强弱,使得当事人可以更准确地判断其在案件中的优势和劣势,为仲裁程序作最充分的准备。

适用法为外国法律

即使适用法律是外国法,香港大律师仍然可以就香港法下的程序问题提供法律意见或协助。香港《仲裁条例》允许法院就境内外仲裁案件颁发临时禁令,最常见的包括财产冻结令、停止侵权行为(比如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命令、文件披露命令等。由于必须向法院提出申请才可执行上述程序,故海外或内地企业需要香港大律师提供协助。

除上所述,大律师亦能就仲裁中需要注意的香港程序问题提供意见,比如案件的特定情况是否符合申请禁令的要求、禁令的范围和实际文本内容、成功机率、是否值得尝试等。这些专业意见有助于海外或内地企业判断应该采取哪些措施保护自己的利益,保证仲裁程序得以顺利进行。

在境外进行的仲裁

同样地,若适用法律为香港法,海外客户可以聘用大律师出庭。根据《仲裁条例》,境外仲裁庭作出的临时裁决能够在香港执行。但这个执行程序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请,因此需要大律师的协助。

执行程序

香港是《纽约公约》的缔约方,和内地亦有互相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换言之,不管是在何地作出的裁决,在香港执行的可能性非常高。而且,对于境外裁决,香港法院持“最低限度干涉”原则,对仲裁裁决只作形式审查。即使存在不予执行的情况,香港法院如果认为该情况不会影响仲裁庭裁决,依然可以动用自由裁量权执行裁决。可以说,香港在执行程序上也是具有很大优势的。

这个执行程序同样需要香港大律师协助。如果对方在执行程序中提出异议,有可能需要在香港展开庭审,此时,大律师的参与就更为迫切重要。

 

 

大律师调解员/仲裁员名册

直至现在,香港大律师公会约有100名认可仲裁员及350名认可调解员。应企业需求,制定了名册,为有需要的当事人提供服务。

请按此查阅调解员名单

请按此查阅仲裁员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