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地域法律服務


大律師的業務範圍:香港的律師有兩大類別:大律師和律師(事務律師)。有些人會以爲大律師只負責出庭打官司,這是個誤解。大律師實際上是解决糾紛和專門深入研究法律問題的「特約專家」,除了傳統的訴訟外,還會參加仲裁和調解(不管是作爲律師還是仲裁員、調解員),而且,大律師亦會提供多方面的法律意見,包括程序問題、實體問題甚至策略問題。

行業特性:截至2017年8月香港有超過約一千四百名大律師,包括約一百位資深大律師(即97回歸前所稱的「御用大律師」),其中超過80%是華人。在香港,每一位大律師都是獨立經營,以確保執業時的獨立性。因此,聘請大律師的時候通常不會出現利益衝突問題,而且,正因爲大律師不需要負擔一家律師事務所的龐大開支,故在收費方面較靈活和富彈性。

大律師的優勢:大律師可就內地企業及個人牽涉到香港法律直接提供法律意見。香港大律師能爲內地企業提供一系列的法律服務,特別是在涉外貿易糾紛和國際仲裁方面。香港大律師接受傳統普通法訓練,除了熟悉香港的法律制度,也對世界各地其他普通法地區的制度較爲熟悉。香港大律師與國內律師可以組成一個對兩地法律皆熟悉的法律團隊。在這方面, 香港大律師與國內律師是互補的。

此外, 由于香港是非常受歡迎的仲裁地點,香港不少大律在國際仲裁方面均有豐富經驗。在技巧方面,國際仲裁庭審過程中經常涉及的陳述技巧以及交叉詢問技巧,都是大律師日常工作的一部分。除此之外,香港大律師普遍能操流利中、英文,能同時使用兩種語言工作,這樣不僅有利于和內地客戶、律師的交流,也使得香港的大律師在使用雙語爲語言的仲裁中具有獨特的優勢。

如何聘請大律師:根據大律師公會的行爲守則第十三章,只要不涉及在香港進行法庭訴訟或本地仲裁的案件(指沒有涉外因素的香港本地仲裁),香港以外地區的執業律師或當事人,可直接諮詢香港大律師意見,或直接聘請大律師代表其在港或海外進行國際仲裁,而無需香港事務律師轉介。

大律師能如何迎合內地企業的需要?

隨著「一帶一路」的提出,內地企業“走出去”已成趨勢。境外投資固然帶來無限商機,但也無可避免地會發生爭議。對內地企業不利的是,面對繁複的交易結構和商業規則、陌生的法律制度,較爲熟悉國際商業運作和外國法律制度的外方投資者很容易在爭議中占據優勢。把爭議放到境內解决在商業安排上不太可行,此時最好的解决方法是選擇一個中立的、能爲雙方接受的地點進行國際仲裁,使得雙方能在一個公平、有效率的環境下解决爭議。

香港是非常理想的仲裁地。香港的《仲裁條例》在《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示範法》的基礎上統一香港本地及國際仲裁的法律制度,這套制度爲境內外投資者熟悉,能同時爲中、外兩方接受。此外,香港的仲裁機構亦是蜚聲國際的,香港國際仲裁中心于2016年承辦了460個案件,當中涉中國當事人的案件比例最高。最後,香港具有文化、歷史、地理、訊息流通和完備的國際網絡各方面的優勢,和內地亦有密切聯繫。

隨著爭議的“國際化”,應付爭議的形式也需要與時幷進。現今的國際仲裁經常要求各地律師相互合作。香港大律師能在以下方面爲內地企業提供法律服務:

在香港進行的仲裁

適用法爲香港法

如果交易的適用法律是香港法,當然可以直接聘用大律師負責整個仲裁程序。在國際仲裁案件中,客戶或內地律師事務所可以直接聘用大律師而無需通過香港本地律師事務所轉介。雖然在複雜的案子中經常需要超過一位大律師參與,但是總體來說比律所團隊的人數更少、靈活度更高,成本也可能更低。另外,大律師在庭審技巧方面也更爲專業。

除了參加庭審,大律師亦可就香港法或國際法問題提供法律意見。內地企業或內地同業可以考慮于程序啓動前邀請大律師提供意見。大律師的專業意見有助當事人分析其法律理據和證據的强弱,使得當事人可以更準確地判斷其在案件中的優勢和劣勢,爲仲裁程序作最充分的準備。

適用法爲外國法律

即使適用法律是外國法,香港大律師仍然可以就香港法下的程序問題提供法律意見或協助。香港《仲裁條例》允許法院就境內外仲裁案件頒發臨時禁令,最常見的包括財産凍結令、停止侵權行爲(比如侵犯知識産權的行爲)的命令、文件披露命令等。在這些程序中,由于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請,需要大律師的協助。

此外,大律師亦能就仲裁中需要注意的香港程序問題提供意見,比如案件的特定情况是否符合申請禁令的要求、禁令的範圍和內容應該爲何、成功的機會有多大、是否值得嘗試等等。這些專業意見有助于內地企業判斷應該采取哪些措施保護自己的利益,保證仲裁程序得以順利進行。

在境外進行的仲裁

同樣地,如果適用法律是香港法,可以聘用大律師出庭。值得注意的是,根據《仲裁條例》,境外仲裁庭作出的臨時裁决,可以在香港執行。這個執行程序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請,因此需要大律師的協助。

執行程序

香港是《紐約公約》的締約方,和內地亦有互相執行仲裁裁决的安排。換言之,不管是在何地作出的裁决,能在香港執行的機會非常大。而且,對于境外裁决,香港法院持“最低限度干涉”原則,對仲裁裁决只作形式審查。即使存在不予執行的情况,香港法院如果認爲該情况不會影響仲裁庭裁决,依然可以動用自由裁量權執行裁决。可以說,香港在執行程序上也是具有很大優勢的。

這個執行程序同樣需要香港大律師協助。如果對方在執行程序中提出异議,有可能需要在香港展開庭審,此時,大律師的參與就更爲重要了。

在國內法院進行的涉外民事訴訟

隨著涉外商業活動的增加,內地法院審理的涉外商貿糾紛很可能會涉及香港法律問題。雖然大律師不能在內地法院以律師身份代表當事人出庭,但是却可以爲程序中涉及的香港法律問題提供法律意見。

根據中國《涉外民事關係法律適用法》,當事人選擇適用外國法律的,應當負責提供該國法律,最常見的提供方式是外國法專家出具的意見。如果是香港或者國際法問題,可由香港大律師提供意見,該等意見可通過內地律師呈交內地法院。除了提供書面意見外,香港大律師可以以外國法專家的身份參加庭審,向內地法院陳述有關的法律觀點。

大律師能以怎樣模式與內地律師配合?

在現今的國際商貿爭議案件中,當事人往往同時聘用內地及境外的律師共同處理案件。內地律師負責處理有關中國法律及內地司法程序的問題;而境外律師則負責涉外的法律問題,幷提供策略性的建議。遇上香港法律問題時,若內地的當事人聘用內地律師與香港大律師共同辦案,必然有利于案件整體的進程。

內地同業通曉中國法律;掌握內地市場規律;瞭解資金流向;明白公、私營機構及個別客戶的需要,也坐擁當地的人脉網絡與物流信息。要開拓內地法律服務市場,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條件。香港的大律師接受嚴謹的普通法訓練,加上長期需要處理國際貿易有關的合同和糾紛,在這方面有一定的瞭解和經驗。雙方共同合作,能在優勢互補互利共贏的前提下,爲中方投資者提供更全面和透徹的法律服務。

與香港大律師具體的合作,可有以下模式:

(一)   內地企業和律師在遇到與香港法、國際商法或涉外糾紛處理有關的問題時,可直接找香港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 

(二)   與此同時,內地的律師事務所可以跟香港大律師辦事處互派人員進行互訪、學習、研討、交流,進一步瞭解雙方如何處理日常法律事務、管理事務所的運作、訴訟程序和行業自律機制。

香港大律師可作爲香港法顧問受聘於國內律師事務所。早 在2004年,司法部爲落實《內地與香港關于建立更 緊密經貿關係的 安排》,發布了《香港法律執業者和澳門執業律師受聘于內地律師事務所擔任法律顧問管理辦法》。作爲顧問的香港大 律師將爲律所提供有關香港法的專業意見,而其意見亦可涉及訴訟及非訴訟的案件。有關顧問安排幷沒有包含任何 固定 的聘請費,而顧問的收費是視乎每件案件的所需工作及就個別情况而定。在2015年11月 舉辦的陸家嘴法治論壇上,在司法部及香港律政司等的支持及 見證下,上海市律師協會及香港大律師公會達成協議,幷即場由七所上海律所首先聘任七位香港大律師(其中包括資深 大律師)爲法律顧問。我們相信這種合作模式將會更爲普及,並將擴展到上海以外的各個城市。

在兩地法律專業能同心協力,衷誠合作下,必定能在國際舞臺上,擴大作出的貢獻,創出另一片新天地。

 

香港大律師公會

香港金鐘道三十八號高等法院底層二樓
網頁:www.hkba.org
電郵:mac@hkba.org
電話:(852)2869 0210
傳真:(852) 2869 0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