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公民在香港的財產繼承

何禮安 (2014年11月)

引言

近年,不少中國公民在香港投資置業。由於中港兩地法律不盡相同,因財產繼承衍生的法律問題及糾紛與日俱增。本文旨在簡述居籍為中國內地的中國公民在香港的資產將如何分配,及有關遺產承辦的程式。至於居籍為香港的中國公民在香港的遺產分配問題,原則上與香港居民的遺產分配無異,因篇幅所限,將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內。

處理動產和不動產的原則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149條規定 [1],動產適用被繼承人住所地法律,不動產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 換言之,生前最後住所地[2]為中國內地的中國居民逝世後,在香港的動產,例如股票丶現金等等,須按照中國內地法律的規定分配。至於在香港的不動產,例如土地丶物業等,則須按照香港適用的法律分配。 

根據香港普通法,在無遺囑情況下,動產適用被繼承人去世時居籍地的法律,不動產適用不動產所在地法律。[3] 由此可見,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中港兩地對處理中國公民在港財產並無原則上的分歧。然而,由於中港兩地對個別字詞,譬如「居籍」和「最後住所地」的意義並不完全一樣[4], 我們並不能抹殺中港法律處理個別案件時或可產生矛盾的可能性。

中國公民在香港動產的分配

如上文所述,如果中國公民沒有立遺囑,其動產須依照中國內地法律分配。香港法院在處理居籍為中國內地的中國公民的動產分配時,也會套用中國內地的法律原則。2008年,香港的高等法院上訴法庭便曾審理一宗有關一名居籍上海盛姓女商人的動產分配案件:南洋商業銀行信託有限公司 劉越琨 (民事上訴案2007年第154及155號)。楊振權上訴庭法官在判詞第43段指出,由於盛女士在死亡前居籍乃在內地,她在香港經營的公司所獲得的營業收入乃動產,按內地法律被視為她和丈夫二人的共同所有的財產,死者不得自行訂立遺囑分配。

至於有遺囑者,不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下稱《繼承法》)第五條,或是香港法例第30章《遺囑條例》(下稱《遺囑條例》)第3條,動產的分配須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另外,根據《遺囑條例》第24條,中國公民遺囑的簽立如符合《繼承法》的要求,香港法庭將會承認該遺囑。由此看來,中國公民並不需要特別為香港的動產另立遺囑。

不動產的分配

如上文所述,如果被繼承者沒有遺囑,其在香港的不動產將按照香港法律分配。香港法例第73章《無遺囑者遺產條例》(下稱《無遺囑者遺產條例》)第4條已詳述無遺囑者的遺產分配方法,在此不贅。不過,必須指出該條文和《繼承法》第十至十四條的對有關誰是遺產受益人和受益的比例有很多不同之處。舉例說,根據《無遺囑者遺產條例》第4條,如果死者去世時,其父母和子女均在世,其父母將不獲分任何財產。正因為《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繼承法》在分配財產的細節有不少差異,筆者就曾經在業務上遇過中國公民在無遺囑情況下逝世,導致死者父母和妻兒要就死者在香港的資產,訴諸法律。由此看來,如果中國公民在香港有不動產,先定下遺囑詳述不動產的分配方法,或較可取。

如死者生前根據《遺囑條例》第5條訂立遺囑,或是在遺囑明顯表示遺囑條文受香港的法律管限,死者於香港的不動產便會依照死者在遺囑所示的意願分配。法庭並不會拘泥於遺囑所用字眼,如遺囑的任何部分有含糊之處,根據《遺囑條例》第23B條和參照香港法庭過往的案例 [5],法庭可接納外在證據,以協助解釋該遺囑。例如,在Tan Cheng Gay v Tan Choo Suan (民事上訴案件2013年第200號),香港的高等法院上訴法庭便裁定死者陳劍敦先生的遺囑上所指丶屬他和他的妻子「名下」的財產,不單包括他們倆名下的財產,亦包括在他人名下丶以信託形式代夫婦二人持有的財產。

香港不動產的權益問題

由上可見,香港在分配不動產的法律原則並不複雜。然而,確認死者的不動產權益是分配不動產的前設條件。故此,當被繼承者在香港的遺產包括不動產,處理遺產分配時常常會觸及土地法範疇內的法律問題。簡言之,若果根據香港土地法,該不動產並不屬於死者,那自然就不用再討論遺產分配的問題。

一般而言,要確認被繼承者在香港是否擁有不動產,第一步應前往土地註冊處進行查冊。然而,由於香港沿用的是契約註冊制度而非業權註冊制度,物業記錄只會反映不動產契據丶轉易契及其他檔的記錄[6] ,並不反映不動產的實益權益擁有情況。舉例說,若登記冊上的買家名字是某甲,但購買該物業的資金來自某乙,那麽,即使登記冊上的業權擁有人為某甲,在香港法律下,某甲只有不動產法律上的擁有權,他只是名義上的擁有人,而非該物業的實益權益持有人。

從繼承遺產的角度而言,最重要的問題是被繼承者是否擁有不動產的實益權益。根據普通法,法律上的擁有人和實益權益持有人身份有異的情況至少有以下三種 [7]:(一)歸覆信托,(二)擁有人不容反悔,和(三)聯權共有(俗稱「長命契」)。因篇幅所限,下文只會勾劃這些原則的重點。

根據歸覆信托原則,假如有兩位或以上的人共同購置不動產,而他們之間並沒有明文訂下信託人或被信託人的關係,除非有其他證據,否則不動產的實益權益業權分佈將依照他們各自付出的資金比例劃分 [8]。「其他證據」 可能是付款者有意轉贈物業的實益權益給擁有人的相關文件或證據。必須留意的是,在沒有其他有力證據之下,父母購買不動產而容許子女成為不動產法律上的擁有人,可能被推定為轉贈不動產給子女。不過,父母亦可以提出證據反證他們沒有意圖將不動產送給子女。 [9]

根據擁有人不容反悔原則,假如不動產擁有人誘導,鼓勵,或容許另一人(被承諾人)相信他會擁有不動產的權益,而被承諾人倚賴此承諾而做出對自己不利的行為,而不動產擁有人亦知情,那麽,該不動產擁有人就不能違反對被承諾人作出轉讓業權的承諾。[10] 必須注意,在此原則下,不動產擁有人作出的承諾並不需以書面或簽名作實。換言之,口頭承諾也有機會會觸發此原則。 [11]

根據聯權共有原則,假如兩位或更多人在同一時間擁有不動產權益,並共有不動產的管有權,業權及權益(又稱「四項共有」),那麽,當其中一位擁有人身故,此人的權益將自動轉移至其他在生的聯權共有人,而不會撥入死者的遺產。[12]  不過,聯權共有人是可以分割其名下的不動產業權,以致其名下物業業權不會在身故後撥歸其他聯權共有人,而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將分割業權的意原以書面通知方式送達其他聯權共有人。 [13]

以上普通法原則的應用並非千篇一律。故此,在處理被繼承者在香港的不動產前,必須先確定被繼承者是否該不動產的實益權益擁有人。

遺產承辦

一般無爭議的遺囑認證申請,有關人士必須先按香港法例第10A章《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第29 (b) 或29 (c) 條規則向遺產承辦處遞交單方面申請,並連同「發出授予書」的申請,一併呈交遺產承辦處[14] 。在申請授予時,有關人士可委託內地執業多於5年的法律專家作出誓章,作為有關法律的證據 [15]。專家的誓章內須交代 (1) 案件的背景丶 (2) 適用的條文丶 (3) 根據死者居籍地,誰有資格取得授予丶 (4) 遺囑的有效性等等事項[16] 。授予頒令後,遺產管理人才可接收和分配死者在香港的遺產 [17]。若死者在香港的全部遺產均是由不動產組成,香港的司法常務官可按照香港法律,作出只限適用於該等不動產的授予[18] 。在外地已獲或將獲委任為遺產管理人者,如無特殊情況,一般會兼任香港的遺產管理人 。[19]

結論

處理中國公民在香港的資產問題,牽涉中港兩地的遺產繼承法例,亦關乎香港的土地法問題。筆者希望讀者可從本文對中港法律在遺產繼承法例的異同,和處理香港遺產時中可能涉獵的問題,有大概的理解,以便讀者在處理相關業務時會更得心應手。

 


[1]由於香港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地區 (見Re NDT (BVI) Trading Ltd [2009] 2 HKLRD 409),《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36條有關中國公民在「境外」的遺產分配的條文並不適用。

[2]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63條。

[3] Dicey, Morris and Collins: The Conflict of Laws (第15版), 第27R-010, 27R-017段

[4]根據香港法例第596章《居籍條例》第5條,假如中國公民身處香港並意圖無限期地以香港為家,他將取得香港居籍。必須注意,「居籍」的定義是「身處香港」,而非「居於香港」。

[5] Tan Cheng Gay v Tan Choo Suan (民事上訴案件2013年第200號) 第34-35段;Secretary for Justice v Joseph Lo Kin Ching (高等法院雜項案件2012年第853號) 第28-36段。

[6]香港法例第128章《土地註冊條例》第三條第一款。

[7]除了以上原則,不動產的權益亦可能受默示信託原則,逆權管有原則,或其他情況影響。正文提及的三個原則為較常見的情況,而非全部情況。

[8] Springette v Defoe (1992) 24 HLR 552第555頁。

[9] Suen Shu Tai v Tam Fung Tai [2014] 4 HKLRD 536第10段。

[10] Megarry & Wade on the Law of Real Property (第8版)第16-001段。

[11] Pascoe v Turner [1979] 1 WLR 431。

[12] Megarry & Wade on the Law of Real Property (第8版)第13-003及13-004段。

[13]香港法例第219章《物業轉易及財產條例》第8條第2款

[14]實務指示20.1第5-7段

[15]香港法例第10A章《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第18條和Re Wu Yee Lai (胡綺勵) (高等法院授予書申請2005年第9657宗)。

[16] 《無爭議遺囑認證實務指引》第253段

[17] Nativivat v Nativivat [2013] 4 HKLRD 340,第24段

[18]香港法例第10A章《無爭議遺囑認證規則》第29條

[19]Lefkowitz v The Bank of New York & Ors [1996] 3 HKC 591,598I - 599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