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爭議的替代方式

  • Posted on: 9 October 2015
  • By: hkba_admin

什麼是"解決爭議的替代方式”(ADR)?

"解決爭議的替代方式”,簡稱”ADR”即“非訴訟糾紛解決程序”,指爭議各方同意尋求中立的第三方之協助,以解決爭端。調解和仲裁是最常採用解決爭議的方式。

協助解決爭議之第三方必須「保持中立性」是“ADR”的最基本原則。與其他專業人士不同,大律師是獨資執業,不能與其他大律師合伙經營,亦不可成立公司,這一切都是為了保持大律師專業的獨立性。 

大律師精於訟辯,日常工作主要是代表當事人出庭,亦經常在ADR中擔任「中立的第三方」或法律代表。大律師所提供的服務包括給予法律意見,尤其當遇到繁複的法律問題或程序時,當事人通常會尋求大律師之獨立專業意見。最重要的,是運用訟辯之專業技巧,為當事人爭取最大的權益,達至最合理的判決。 大律師亦常常在爭議發生之初始,當涉及繁複的法律問卷調查時,向當事人提供法律意見,評估一旦訴諸法庭之勝算。

相對於法院的訴訟,ADR更有效率,省卻不少時間和開支。尤其在國際商貿,當爭議各方有著快速解決爭議之需要,調解和仲裁是最常用的非訴訟糾紛解決程序。由於ADR的程序和內容保密,合約條款不會外涉,有助保持商譽,爭議各方日後或可保持合作關係。現今商業社會,愈來愈多人選擇以調解和仲裁解決爭議取代「打官司」,香港亦然。

訴訟只是解決商業糾紛的最後一著,可免則免。

 

大律師與調解

香港大律師除了於調解中擔任調解員外,亦會於調解過程中以大律師身份代表其當事人。

調解是一種保密和自願的解決爭議方式。於2009年4月2日生效的民事司法制度改革適用於在高等法院和區域法院進行的民事法律程序(其中部份新增的規則和程序,經必要的變通後,亦適用於在土地審裁處和家事法庭審理的案件。)。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基本目標包括在合理切實可行的範圍内,從速有效地處理案件及便利爭議解決。法庭處理案件時有責任推行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目標實踐,其中一種方法就是鼓勵訴訟各方嘗試在法院以外解決爭議,例如通過調解來解決爭議,達成和解。

調解員是中立的第三方,其責任是協助當事人通過調解,尋求各方都可接受的方案,解決爭議以至達成和解。但調解員並無權力要求當事人達成任何和解。

大律師亦常常在調解過程中擔任客戶的法律代表。大律師精於訟辯,其責任是找出爭議的癥結、了解客戶的需要和期望,維護客戶自身的合法權益,亦會向客戶預測最壞、最好和最可能達至的結果,讓客戶更準確實際地了解對自己最有利的條件及論據強弱等,為客戶作好調解的準備,爭取爭議各方都能接受和最切實可行的結果。

調解已成功解決各種不同的爭議,調解不但能幫助節省時間和成本,並使爭議各方日後仍能保持良好關係。

請按此參閱香港調解守則

大律師與仲裁

除「打官司」外,仲裁是另一種解決爭議的方式。相比起「打官司」,仲裁不單靈活,快捷、而且過程保密、公平公正。在商業社會,愈來愈多人選擇仲裁解決爭議,取代「打官司」,尤其有關涉外之合約糾紛。仲裁的裁決是終局,並具法律約束力,任何一方都不被允許向法院起訴要求變更。一般來說,仲裁可以迅速地解決商業糾紛。在香港作出的仲裁裁決,可在港強制執行,亦在所有簽訂《承認及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紐約公約》的締約國中強制執行。

大律師在涉外貿易糾紛和國際仲裁中,除代表客戶出席法庭、仲裁聆訊和提供多方面的法律意見外,亦可擔任仲裁員。由於香港是非常受歡迎的仲裁地點,香港不少大律師在國際仲裁上具有豐富經驗。在技巧方面,國際仲裁庭審過程中經常涉及的陳述技巧及交叉詢問技巧,都是大律師日常工作的一部分。除此之外,香港大律師普遍操流利中、英文,可同時使用兩種語言工作,這樣不僅有利於和內地客戶、律師交流,也使得香港大律師在使用雙語的仲裁中具有獨特優勢。

在香港,大律師很多時候會(透過律師 “solicitor”)就非訴訟性的糾紛為客戶提供法律意見。尤其在爭議之初,若牽涉到一些複雜的法律原則,大律師會為客戶分析形勢,評估一旦「打官司」的勝算,亦協助客戶為仲裁作好準備。香港大律師接受傳統普通法訓練,除了熟悉香港的法律制度,也對世界各地使用普通法地區的制度較爲熟悉,可就香港法或國際法問題提供法律意見。

根據大律師公會的行爲守則第十三章,只要不涉及在香港進行法庭訴訟或本地仲裁的案件(指沒有涉外因素的香港本地仲裁),香港以外地區的執業律師或當事人,可直接諮詢香港大律師意見,或直接聘請大律師代表其在港或海外進行國際仲裁,而無須香港事務律師轉介。

世界各地的仲裁規則,都沒有規定仲裁員必須具有法律專業資格。然而,仲裁的裁決是終局,具法律約束力,各方必須履行,此外,由於大律師專業的獨立性,很多當事人都首選大律師擔任仲裁員。

 

香港 - 提供國際仲裁的理想中立地點

香港位於亞洲的中心位置,是提供國際仲裁的理想中立地點。香港《仲裁條例》在《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國際商事仲裁示範法》的基礎上,統一了香港本地及國際仲裁的法律制度,這套制度爲境內外投資者所熟悉,中、外兩方均能接受。再者,香港和內地有著密切聯繫,同時亦具有文化、歷史、地理、訊息流通和完備的國際網絡等眾多優勢。

隨著爭議的“國際化”,解決爭議的形式也與時並進,現今的國際仲裁就經常要求各地律師相互合作。香港大律師能在以下方面爲海外或內地企業提供法律服務:

在香港進行的仲裁

適用法爲香港法

如果交易的適用法律是香港法,可以直接聘用大律師負責整個仲裁程序。在國際仲裁案件中,海外客戶或內地律師事務所可以直接聘用大律師而無需通過香港本地律師事務所轉介。雖然在複雜的案子中經常需要超過一位大律師參與,但總體來說,仍然比律師事務所團隊的人數為少、靈活度相對更高,成本也可能更低。另外,大律師在庭審技巧方面也更爲專業。

除了參加庭審,大律師亦可就香港法或國際法問題提供法律意見。海外或內地企業及律師同業可以考慮於程序啓動前,邀請大律師提供意見。大律師的專業意見有助當事人分析其法律理據和證據的强弱,使得當事人可以更準確地判斷其在案件中的優勢和劣勢,爲仲裁程序作最充分的準備。

適用法爲外國法律

即使適用法律是外國法,香港大律師仍然可以就香港法下的程序問題提供法律意見或協助。香港《仲裁條例》允許法院就境內外仲裁案件頒發臨時禁令,最常見的包括財産凍結令、停止侵權行爲(比如侵犯知識産權的行爲)命令、文件披露命令等。由於必須向法院提出申請才可執行上述程序,故海外或內地企業需要香港大律師提供協助。

除上所述,大律師亦能就仲裁中需要注意的香港程序問題提供意見,比如案件的特定情况是否符合申請禁令的要求、禁令的範圍和實際文本內容、成功機率、是否值得嘗試等。這些專業意見有助於海外或內地企業判斷應該採取哪些措施保護自己的利益,保證仲裁程序得以順利進行。

在境外進行的仲裁

同樣地,若適用法律為香港法,海外客戶可以聘用大律師出庭。根據《仲裁條例》,境外仲裁庭作出的臨時裁决能夠在香港執行。但這個執行程序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請,因此需要大律師的協助。

執行程序

香港是《紐約公約》的締約方,和內地亦有互相執行仲裁裁决的安排。換言之,不管是在何地作出的裁决,在香港執行的可能性非常高。而且,對於境外裁决,香港法院持“最低限度干涉”原則,對仲裁裁决只作形式審查。即使存在不予執行的情况,香港法院如果認爲該情况不會影響仲裁庭裁决,依然可以動用自由裁量權執行裁决。可以說,香港在執行程序上也是具有很大優勢的。

這個執行程序同樣需要香港大律師協助。如果對方在執行程序中提出異議,有可能需要在香港展開庭審,此時,大律師的參與就更爲迫切重要。

 

 

大律師調解員/仲裁員名冊

直至現在,香港大律師公會約有100名認可仲裁員及350名認可調解員。應企業需求,制定了名冊,為有需要的當事人提供服務。

請按此查閱調解員名單

請按此查閱仲裁員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