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有效利用國際仲裁中的臨時措施

卓元暢  彭禧雯 (2016年4月)

 

引言

在“一帶一路”戰略下,中國企業的對外投資大量增加,爭議也會隨之而增加。視乎爭議的複雜程度,仲裁程序很可能會持續一兩年或者更長的時間。鑒於“一帶一路”的很多沿綫國家尚在經濟發展當中,交易對方未必有足够的經濟實力償付最終的裁决,在仲裁過程中如何避免對方轉移資産是很重要的考慮。此外,如果仲裁中的臨時措施使用得當,也能更有效率地解决爭議。

一、仲裁地和臨時保全措施的關係

仲裁程序受仲裁地法律所管轄,因此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選擇允許頒發臨時措施的仲裁地。以下我們以中國內地和香港的仲裁法律作爲例子,比較不同制度下申請臨時措施的區別。

根據我國《仲裁法》第28條,當事人申請財産保全需通過仲裁委員會將申請提交人民法院,由法院頒發保全措施。據筆者瞭解,在提交申請前,申請人需要自行對被申請人的財産進行調查。

而在香港,法院和仲裁庭都可以頒發臨時措施。在2011年修訂後,香港《仲裁條例》第45條明確規定了不論仲裁是否在香港進行,香港法院都可以就仲裁頒發臨時措施,幷且在仲裁程序啓動前也可以頒發臨時措施。[1]一個著名的例子是俏江南案,張蘭在香港的財産被法院凍結(Mareva injunction in aid of arbitration)。本案中的法律依據正是第45條。[2]

值得注意的是,該案中法院在作出凍結財産的命令的同時還要求被申請人披露資産的相關信息(ancillary disclosure order)。判决沒有提到要求披露的具體信息,但是這個命令的目的一般是爲了確認資産的所在地、資産的種類、以及資産有沒有被轉讓給第三方等等,以保證財産凍結命令能够有效執行。具體來說,法院可以命令被申請人:

  • 提供一個聲明或誓章披露資産的相關信息
  • 披露某些特定文件
  • 回答申請人發出的質詢書

此外,香港法院除了可以給出凍結本地財産的命令,也有權頒發全球範圍的財産凍結令,執行問題則視乎執行地法律。

由此可見,仲裁地的法律制度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仲裁地法院給予仲裁程序的支持比較多、制度比較有效率,能够更好的保護投資者的利益。從上述討論可以看出,香港的臨時措施是全面和有效的。由於香港的訴訟中經常運用臨時措施,所以這方面的制度發展得比較完善,香港律師也很熟悉臨時措施的運作。

另外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是仲裁地法院的素質和效率,以及對仲裁的態度。如果法院效率底下,需要用很長時間處理臨時措施申請,那麽臨時措施的作用也會大打折扣。香港法院高度支持仲裁,與仲裁相關的案件由仲裁專職法官進行初審,有效確保審訊的效率和質量。

二、仲裁規則的重要性

除了仲裁地法,仲裁程序亦受仲裁規則所管轄,因此,第二件要做的事情是要選對仲裁中心。如上所說,臨時措施不僅可以向法院申請,也可以由仲裁庭頒發,再向法院申請執行。現在大部分香港仲裁機構的仲裁規則中都允許仲裁庭頒發臨時措施(包括貿仲香港分會的仲裁規則)。但是,一個有三個成員的仲裁庭作出决定是需要時間的,所以選擇有彈性的規則就變得很重要了。

香港國際仲裁中心2013年新增了 “緊急仲裁員程序”(Emergency arbitrator procedure),在這個程序下,申請臨時救濟的當事人可於提交仲裁通知的同時或之後,但在仲裁庭組成前,向香港國際仲裁中心申請指定緊急仲裁員。仲裁中心會儘量在收到申請後2天內指定“緊急仲裁員”,緊急仲裁員應自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向其移交案件之日起15日內作出决定、指令或裁决。上述期限可根據當事人的約定延長,也可在適當情况下由香港國際仲裁中心延長。

這是一個爲了處理緊急申請而設立的特別程序,在這個規則下,即使仲裁庭還沒有組成,當事人也能獲得臨時救濟。根據《仲裁條例》第22B條第一款,經法院批准,緊急仲裁員根據仲裁規則頒發的臨時措施與法院給出的命令或指令一樣,可以被强制執行。

綜上所述,當事人在香港進行仲裁,既可選擇向法院申請臨時保全措施,也可以向仲裁庭提出申請。在决定應該向法院還是仲裁庭提出申請的時候,其中一個重要考慮因素是緊急程度。如上所述,向香港法院提出的申請當天就可以知道結果,而向仲裁庭提出的話一般需時會比較長。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根據《仲裁條例》第45.4 條,如果仲裁程序已經啓動而且香港法院認爲由仲裁庭頒發臨時措施更爲合適,則法院有權不行使對該申請的管轄權。

三、充分利用不同種類的保全措施

除了以上提到的財産凍結令外,香港的仲裁庭和法院還有權 [3] :

  • 頒發禁令要求一方在仲裁裁决作出前維持現狀或恢復原狀
  • 頒發禁令要求一方採取行動防止即將對仲裁程序發生的損害或不採取任何會對仲裁程序造成損害的行爲
  • 保全證據
  • 指示由仲裁庭、一方或專家保存、保管、扣留或出售構成仲裁標的的財産(或在仲裁程序中産生任何與該財産相關的問題);或自該財産檢走樣本進行檢測

實務當中,這些臨時措施對於保護當事人權益非常重要。常見的例子包括:在貨物買賣案件中申請禁令禁止賣方將貨物轉售給第三方,在知識産權案件中申請禁令要求被申請人在裁决作出前停止侵權行爲。這些措施在對方當事人不一定有經濟能力賠償損失的時候尤爲重要。

除此之外,仲裁庭亦有權指示仲裁的一方或雙方就仲裁産生的訟費提供擔保,或者要求雙方進行文件披露(discovery)或回答質詢書 [4] ,這兩項是國內程序比較少見的。

在程序方面,除非雙方另有約定,否則一方可以向仲裁庭提出臨時措施的申請而不通知另一方,同時申請初步命令,禁止另一方當事人採取任何行爲使得臨時措施的目的無法實現。 [5]這個條款是2011年《仲裁條例》修訂是引進的新條款,目的是防止被申請人在得知臨時措施申請後、關於臨時措施的雙方聆訊得以進行前轉移資産。

四、結語

綜上所述,香港仲裁中的臨時措施是多樣化而且非常全面的,如果臨時措施使用得當,除了能保證裁决得以執行,也能爲仲裁程序提供便利。

 

 

[1] 香港《仲裁条例》第45.2 条。

[2] 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Group Holdings Ltd v Zhang Lan, unrep., HCMP 473 and 474/2015, 18 March 2015.

[3] 香港《仲裁条例》35、56条。

[4] 香港《仲裁条例》第56 条。

[5] 香港《仲裁条例》第37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