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證人在香港民事訴訟中的角色

謝卓賢 (2015年2月)

 

引言

現今的民事訴訟愈見複雜:訟辯雙方除了會傳召就事實作供的證人(即事實證人)外,也有不少案件會邀請專家證人出庭作供,協助法庭就案件作出正確的判決。

本文將主要就專家證人的身份,探討他們在訴訟中的角色。

證人和法官的角色

要明白何謂專家證人,必須先瞭解證人及法官在訴訟中的角色。

當訴訟的其中一方希望依賴某一件事件作為其案情的一部份時,該方有責任向法庭舉證,令法庭可以信納該事件實為事實的一部份。要成功舉證有很多方法,除了可以依據檔、錄影等的證物,最常見的方法,就是傳召證人出庭作供。

事實證人可以就自己的耳聞目見作供。而法官的工作是就著這些證供作出分析,從而決定是否接受該訴訟方的案情。

從以上可見,傳召證人作供的目的,是希望他可以在庭上將事實道出,令己方的案情有足夠的證據基礎,能夠被法庭接納。而法官的工作就是要就訴訟方所提出的證據作出分析,從而作出事實的裁斷,並應用適當的法律。

從法庭的角度而言,分析證據完全是法庭自己的工作。故此,事實證人自己對於證據的意見,並不適宜在法庭的審訊中提出,法官亦不會給予該類型的證供任何的比重。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於金錢糾紛的案件中,如果與訟各方的爭議點是其中一方有否繳付該筆金錢,各方均會傳召證人,就繳付金錢的過程提出己方所認為的事實。而法官只需要分析各方的證供,並就有否繳付金錢一事作出裁斷。各方的事實證人對於該筆金錢有否被繳付的個人意見,並不在法官的考慮之列,亦不重要。

於簡單的訴訟中,法官的工作並不特別困難,亦只會應用到法官個人的人生經驗及常識,便可以主持公義。

專家證人的角色

但眾所周知,法庭並不單單負責處理簡單的案件。而事實上,法庭所處理的案件當中,有不少均涉及不同的專業範疇。故實際上,法官于此等案件中,不能只依靠自己的人生經驗及常識,以及證人所提供有關事實的證據來作出裁決。於此等複雜的案件中,法庭亦可能缺乏有關的專業知識以作出正確的判斷。

專家證人的作用正正就是在這類案件中,為法庭提供協助。大體而言,除了就事實的問題於庭上作供外,專家證人亦可以于庭上發表在其專業認可的範圍內與案件爭議點有關的個人意見。

容許專家證人在庭上就自己的個人意見發言有以下的重要性。

第一,於某些案件中,與訟方需要證明的事項,並不一定能夠以耳聞目見的方式親身經歷。若所有證人只可以就其耳聞目見的事情作供,該與訟方實難以勝出訴訟。例如,于單位漏水的索償案件中,雖然漏水的事實可以耳聞目見得到,但就著水的來源問題,一般證人並不能就此作供。

第二,與訟方需要證明的事項並非一定已經發生,需要證明的事項也可以是未來可能發生的事。如果沒有專家證人,根本沒有人能夠預知或預測未來發生的事。例如,於人身傷亡的訴訟中,法庭往往會需要專家證人,協助估計原告人在往後日子所需要照料及照顧,以確定賠償的金額。

由此可見,在現今的訴訟當中,專家證人在某些的案件中實在是不可或缺的一環。而專家證人的口供,亦會在整場的官司中,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跟一般事實證人不同,專家證人可以在庭上發表個人意見。該些意見,多是專家證人根據自己的專業分析庭上的證據所得。誠如上文所述,分析證據多是法官的職責所在。如果專家證人可以在庭上發表意見,這絕對有機會影響案件的結果,所以專家證人在審訊中往往舉足輕重。

審訊中常見的專家證人

於香港的法庭當中常見的專家證人有以下的例子。

於人身傷亡訴訟當中,原告人往往需要專業醫生的證據,以證明自己因為該意外而永久喪失的工作能力。另外,於少數的案件中,法庭亦有機會需要醫生的協助,去決定某一位證人是否適合作供。

於土地的爭議當中,與訟方往往需要測量師的協助,去確定地圖所載的地段和實際的土地是否相同。若果是涉及賠償的案件,測量師亦需要協助法庭定出該片土地正確的市場價值。

于和金融有關的爭議中,對金融市場有一定認識的專家亦有機會需要協助法庭分析與訟方的行為對市場的影響,從而決定被告是否有失當的行為。

在婚姻、遺產的訴訟中,如果該對夫婦是在多年前結合,法庭亦有可能需要中國習俗方面的專家意見,以決定與訟方和另一方的婚姻是否可以被承認,從而決定遺產分配的事宜。

從以上的例子可見,專家證人並不只限於普通人眼中的專業人仕。

對專家證人的規範

作為與訟的任何一方,若果希望援引專家證據,該方必然希望其延聘的專家所給予的意見有利於己方。另一方面,該被聘的專家在情理上,亦有機會不自覺地偏幫自己一方。若果與訟雙方均各自延聘各自的專家,當所有專家證人均採用這個心態的時候,法庭未必可以從針鋒相對的專家證據中得到任何協助。有見及此,法庭在不少的案例中亦有對專家證人的責任作出明確的指引。例如:National Justice Compania naviera SA v Prudential Assurance Co Ltd (The Ikarian Reefer) [1993] 2 Lloyds Rep 68。

另外,其中一個可行方法是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38條命令第4A條規則要求與訟各方共同委任一名單一共聘專家就爭議提出意見。由於該名專家是雙方共同延聘,而所有開支由各方共同負責,故此並不會存在專家自身傾向偏幫任何一方的情況。

雖然單一共聘專家可以解決部份問題,但並不適用於所有的案件。表面上訴訟的雙方只是需要共同聘請一位元專家,成本應該能夠相應地下降。可惜單一共聘專家由於並不只受聘于其中一方,故此,該專家不能夠于訴訟前或中途為其中一方提供意見。於較為複雜的案件中,律師團隊于準備案件的初期,已經需要專家的參與。所以於這個情況下,雙方已經各自有自己的專家,若然再委任一名單一共聘專家只會徒增訴訟的成本。

再者,雙方縱使同意委任一名單一共聘專家,但這樣並不代表與訟任何一方于不滿意該單一共聘專家的意見時,不能向法庭申請延聘自己一方的專家證人出庭作供。(見:Daimler AG v. Helge Herbert Leiduck [2014] 3 HKLRD 56)若然法庭批准該方的申請,另一方亦有相當大的機會作出同樣的要求。於這個情況下,不但浪費法律費用,法庭亦需要相當的時間處理三位不同專家證人的口供。

故此,雖然單一共聘專家可以解決部份的問題,但並非適用於所有的案件。

同時,要解決專家偏見的問題,法庭對於專家報告的撰寫以及對於專家的操守亦有一定的要求。

首先,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38條命令第37A條規則的規定,專家所撰寫的報告,必須由專家本人核實該報告內容的真確性,並於報告內作出有關的申述。

其次,專家證人的操守受《高等法院規則》附錄D所載的《行為守則》所規管。《高等法院規則》第38條命令第37B條明文規定于延聘專家後,需儘快給予該名專家一份《行為守則》的副本。

縱使專家們受聘于與訟各方,但附錄D的《行為守則》清楚列明,專家並不為受聘方行事。相反,專家對法庭有「淩駕性的責任,就關乎其專長範圍的事宜公正無私及獨立地協助法庭」。該《行為守則》並列明專家證人並不是任何一方的訟辯人,是對法庭,而非付款的人有著首要的責任。

而除非該名專家明白及願意遵守該《行為守則》,否則,其報告或口供不得被法庭接納為證據的一部份。

何時需要專家證人

雖然專家證人的證供在訴訟中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並不是每一單案件也適合把專家證人捲入其中。亦正正因為專家證人能夠發表個人意見,所以法庭對於援引專家意見也作出了相應的規定。

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38號命令第36條的規定,除非所有與訟方同意,又或是法庭給予許可,否則與訟各方不得於聆訊中援引任何的專家證據。法庭亦有相應的權力限制專家證人的數目。

要決定是否援引專家證據的考慮十分直接,不外乎要考慮該等的證據是否可以於證據條例第58條的規定下被界定為專家證據,以及該等證據是否能協助法庭正確決定案中的爭議。(見:Wong Hoi Fung v. American International Assurance Co. (Bermuda) Ltd. [2002] 3 HKLRD 507)而由於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的關係,當其中一方向法院申請許可時,法庭亦必定會從案件管理的角度考慮是否給予許可。所以當與訟方決定援引專家證據時,應該及早徵求對方的同意,以能在需要時及早向法庭作出申請。

 

仲裁

由於仲裁的普及,筆者在此也簡述一下專家證人在仲裁中的角色。

和傳統的法庭訴訟一樣,與訟雙方在仲裁時也可以要求傳召專家證人作供,以協助仲裁庭作出正確的裁斷。

但有別于傳統的法庭,與訟各方對於仲裁庭的組成有更大的自由。為節省仲裁的時間及成本,與訟方多會選擇對案件所涉的專業範疇有相當認識的人仕擔任仲裁員。於絕大多數情況,仲裁庭應當比傳統的法庭更容易理解及掌握案中的要點。

由於仲裁員擁有專業知識,故此,未必需要與訟方傳召專家證人協助,仲裁庭亦能憑藉自己的專業知識作出裁決。當然,在依賴自己的專業知識前,仲裁員有責任聽取與訟方有關的陳詞。

由此可見,一宗于法庭需要專家證人的案件,並不代表仲裁庭的成員亦需要同樣的協助。

 

結語

本文簡單論述了專家證人在民事訴訟中的角色。當然,以上只不過是一個大體,當確實要展開訴訟時,所需的考慮必定更多。